林下参把“财神”招到财神庙村

711
财神庙村位于辽宁省本溪市南芬区东北部,因历史上有一座财神寺而得名。这个村原来就是种植人参的专业村,早在2000年,懂得人参习性的农民就在林下试种。集体林产权改革到户后,财神庙人很快就把林下参作为一项支柱产业发展起来。
靠山吃山。早些年,财神庙人习惯进山开荒,把玉米种到大山上。随着林业改革的逐渐深入,我省全面实行退耕还林,该村把世界银行贷款造林项目做得有声有色,一片片高大挺拔的人工落叶松镶嵌在群山之中。近年来,南芬区思山岭办事处因地制宜,统筹规划,制定了万亩中药材发展规划,财神庙村被确定为林下参发展专业村。现在这个村已经发展林下参3000亩,百亩以上标准示范园5个,正在向着不砍树也能致富的目标迈进。
目前,全村3000亩参园全部实行标准化、集约化管理。成立了林下参专业合作社,对村民从种植到销售实行一条龙服务。再过两年,全村有100亩林下参达到出售标准,按现行价格保守估算,销售收入将达到1000万元,全村农民人均可增收4000元。到十二五末期,财神庙村将发展成为名副其实的林下参专业村。

——聚焦辽宁林权配套改革系列报道之三

  中国绿色时报9月28日报道  在辽宁省本溪市桓仁满族自治县摇钱树村,家家户户靠种植林下参致了富。2008年以来,村里有220户资产超过百万元,占村总户数的70%。村民逢人便说:“摇钱树村真是有了摇钱树。”
  不光是摇钱树村,这几年,得益于林权制度改革,拿到林权证的林农发展林地经济的热情日益高涨,本溪市的百万富翁村如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全市林改村全部实现了脱贫致富奔小康。
  ■林下处处有真金
  本溪市绝大部分林地是禁止采伐的天然林。过去,林子是集体的,村民不知道爱护。漫山放牧、偷砍盗运等行为时有发生,对林地的破坏异常严重。分林到户后,村民多了份责任心。牲畜牧养被安排在专门的地块,偷砍盗运现象也基本杜绝。
  林木禁伐,就在林下做文章。林改前,少数村民靠承包集体的林地,靠发展林下经济先富起来。林改后,这些村民成了“香饽饽”,十里八村前来讨教的乡亲排上了号。有了典型示范带动,本溪市出现了一个又一个特色林产品专业村,形成了“一村一品”的产业格局。
  这些特色林产品中,林下参算是“大明星”。摇钱树村就是发展林下参富裕起来的典型。林改前,摇钱树村发展林下参6845亩,人均3.9亩。林改后,家家户户发展林下参。目前,全村已发展林下参24512亩,人均16.6亩,预计产值7.35亿元,人均49万元。不少村民在城里置了房、买了车。
  林下参的市场价格高,属于高端产品,种植要求极高,上至林分的郁闭度,下到土壤的营养成分,都要恰到好处。没有这些条件的村庄,林农在林间种植山野菜、中药材,放养林蛙,也都发了财。老百姓说,林下经济发展得这么好,现在就是政府让砍树,我们也不砍了。
  ■产品不愁没销路
  本溪县林业综合服务中心的电子屏上,滚动播放着林木及林产品供求信息,具体供求情况、联系方式一目了然。中心工作人员介绍说,这些信息都是免费为林农发布的,并已实现了全省联网。也就是说,在辽宁省任何一家林业服务中心,都能查阅这些信息。
  来这里发布信息的林农只是少数。有的林产品还在地里,就被预定了出去,产品根本不愁销路。每到采摘的季节,前来收购的货车排起了长龙。产品刚下山,就被装车运到全国各地,甚至远及海外市场。10月份林蛙开始陆续下山,一些好吃的城里人开车来县城、村镇尝鲜;那些反季节销售的山野菜,尽管价格达到每斤几十元,却是春节期间周边城市市民餐桌上的必备。
  本溪市的各个乡村,都成立了林业专业协会、专业合作社,这些协会和合作社不仅为林农提供技术支持,还成为其抱团闯市场的民间组织。村里的种植大户、技术能手成为协会和合作社的业务骨干,献计出力,分文不取。这几年,还有林农开始尝试网上销售。
  林地经济的火爆催生本溪农村出现了一个新职业——农村经纪人。他们帮林农琢磨怎么才能把林产品卖到更高的价格,从而获得一定报酬。林产品交给经纪人打理,林农省心,还能卖个好价钱。
  林农说,这么多新变化,完全是林改前不敢想的事儿。
  ■致富道路更宽广
  渐渐地,有林农发现自己一直向市场提供的只是初级产品,没发挥出林产品的潜在价值。这部分利润不算不知道,一算吓一跳。
  比如,市场上的林下参没有统一的价格标准,大多时候全凭买主开价。若卖家觉得价格合适,双方一拍即合,即刻成交。可买主常常挑剔人参的成色、品相不好,故意压低价格。林农合计着,怎么让自家的人参无可挑剔。
  于是,在本溪农村,诞生了一批加工人参的小作坊。将人参洗净、用自制烤箱烘干、打上简易包装,在10平方米左右的空间就能完成全部工序,制作工艺也并不复杂,却能使其身价大增。由于投入小、收益高,也引来其他村的村民效仿。他们从市场买来人参,加工销售,从中赚取差价。
  林改后,由于林产品数量激增,一些林产品加工企业也纷纷落户本溪。这些企业需要雇用大量的本地工人,林农闲时去打个零工,手里又多了几个活钱儿。
  过去,百姓对林地进行掠夺性开发。林改后,他们学着城里的样子,淘汰了园参种植、牲畜养殖等对林地破坏大的“落后产能”,更加重视林地的可持续发展。林改进行5年后,当年的投入陆续有了回报。林农习惯管自家林地叫做“绿色银行”,储满了林改后的幸福生活。过去说养儿防老,现在村里的老人说,林地就是钱,就算儿女不孝顺,晚年生活也有保障了。
  2009年,本溪市林业总产值突破100.7亿元。农民人均涉林收入达到4018元,占其年人均纯收入的60%,林业已成为本溪农村经济发展和农民增收致富的重要产业。

——辽宁省本溪市林改纪实

    中国绿色时报8月11日报道 7月的日头晒得人流汗,可在辽宁省林改试点市——本溪市的山林中,却不时看到正在设计和安排林业项目的林农。早在2005年,这里的林农就获得了实实在在的林权,如今他们像侍弄自家田地一样管护着自己的山林,把致富的希望都投到了八分山上。
  从“摇头”到“点头”再到“埋头”
  说起林改,本溪市的林农民有着曲折的心理变化。
  刚开始,听说村里要开会讲改革,村民们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认为改革是干部的事,与自己无关,开会你得给我点钱,或供我吃顿饭,林改先行村桓仁县川里村支部书记王春玉说。
  后来,看到动真格了,老百姓的劲头儿来了:开会时,够坐30人的会场硬是挤进60多人,挤不进去的就靠在窗户边上听。“四权”改革把老百姓的顾虑都打消了,看到绿色的林权证上有了自己的名字,小市镇的老王乐得合不拢嘴。现在当地农民在农闲时节,不再只是唠嗑、玩扑克,而是邀请林业技术人员到家传经,把更多精力用在讲技术、学种植、搞经营上。
  本溪县县委书记史凤友说,2008年全县林业实现产值33亿元,比2007年增长6个亿,农民人均涉林收入3960元,占农民人均收入的60%。
  林改使本溪的老百姓对林子从开始“摇头”不信任,到林改后的“点头”称赞,再到现在扎根山林“埋头”苦干。2009年上半年,本溪全市15万农户就有近70%的规划了产业项目,发展红松、林下参、刺嫩芽等6.6万亩。
  从“管死”到“放活”再到科学经营
  林改前,林子由村集体统一管理,严格按照政策办事就不会出乱子。林改后,群众会不会照章办事?
  也不能从原来的管死一下子就放活,放大了出现大面积的乱砍滥伐怎么办?一位经历了林业“三乱”时期的林业干部担忧地说。
  本溪县洋湖沟村民马长海说,以前山林是集体的,现在是自己的,叫我砍都不砍,一定等到成材,国家批了再砍。
  矛盾的出现,使科学营林被提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2006年底,辽宁省通过了《本溪市加强科学营林的意见》,拉开了本溪市科学营林的序幕。
  科学经营,编制可行方案是前提。
  刚开始时,许多村民方案提出疑问:原来也编方案,编了不执行,有什么用!可是第二年,本溪县洋湖沟村的经营方案执行率超过95%,老百姓一下子看明白了,纷纷找到林业部门要求编制森林经营方案和产业发展规划,解决了如何经营、何时经营、经营什么的问题。
  通过重点森林经营模式的总结推广、地方技术标准的制定,采伐限额直接到户及公示制度的建立,在解决老百姓后顾之忧的同时,实现了森林的越砍越好、越采越多的目标。2008年底,本溪全市森林覆盖率达到74.5%,较林改前增长了1.5个百分点;森林蓄积量达到4900万立方米,较林改前增长了200万立方米。
  从分散到联户再到规模发展
  林权到户,就是将原来由集体统一管理的林子分给老百姓,达到产权明晰效果,但是随之而来的矛盾又出现了。
  我想在林下种点林下参,他想发展红松……即使在一个沟内,大家的想法也都不一样。林权到户、林地实行分散经营后,单靠一家一户,解决不了防火、防盗、防病虫害等问题。
  联户经营,以一沟一坡为单位,几家联合起来,然后由林业部门现场勘察后,征求大家意见,编制发展规划,明确发展项目。
  问题解决了。但经过一段时间得运作,大家还是感到这样的小联合,竞争力、抵御风险力不强。于是一批合作经济组织、专业合作社应运而生。
  本溪县高官镇西麻户村民自愿成立了森林经营、林蛙养殖、中药材等7个合作小组。洋湖沟采取以流域、林班为单位,以亲情、友情和资金、技术为纽带组建经济组织,促进了林业的再一次大发展。桓仁县的林下参协会、本溪县的五味籽协会、五里甸子人参协会等一大批县、乡、村协会在市场预测、技术服务等方面作用发挥明显。截至目前,全市已组建新型林业合作经济组织500多个,引导林农自发组建中药材、干坚果等各类林业协会200个。
  林改后,本溪市大力培育红松、林下参、刺嫩芽优势产业,建设了2个山区综合开发示范县,培育了10个重点红松果材兼用林乡,2个板栗乡,50个中药材专业村和1000个山野菜种植户。
  分散、联合、规模,这3个词在林改后的本溪有了一个新的诠释。
  “土地管吃饭、林子管致富”,这是本溪山区老百姓常说的一句话。
  桓仁县刀尖岭老王家今年林下参卖了80万元,本溪县城沟村老韩家刺嫩芽今年春天卖了10多万元,老黑山村老李家平欧大榛子去年秋天收入了5万多,南芬区三台子村的大叶芹又使老百姓今年收入增加3万元……这样的数据、这样的事例在本溪林改前可称得上“稀罕”,而林改后的今天大家都知道,往后的收入肯定会比现在还得多。

近几年本溪市南芬区大力发展以林下参为主的林下药材种植,其余品种还有细辛、刺五加、贝母、天麻、猪苓等品种。林下药材总面积约8000亩,其中林下参面积7000亩,细辛面积500亩,刺五加面积400亩,其余品种面积100亩。虽然林下参栽培周期较长,但在本溪市南芬区仍然被普遍认可,有很多发展较早的林农,通过已有林下参采种,逐年持续栽植,现已形成较大规模。而且由于南芬区得天独厚的资源优势,现已有不少外地农民到南芬区买山发展林下参。

林地药材未来发展方向:一是开发新的中药材种植品种,本溪市南芬区由丰富的猪苓资源,但由于猪苓价格的升高,猪苓资源濒临枯竭,研究开发猪苓林下仿生栽培将是本溪市南芬区未来几年林下药材科研的重点。目前南芬区现有猪苓林下栽培400平方米。二是研究新的林下参种植模式,解决林下参栽培周期长,获益慢的矛盾。根据目前市场分析,园参的市场行情较好,栽培时间短,一般4年成熟,可在林地内与红松等树种间种,起到长短兼顾、以短养长的良好效果。

本溪市南芬区林地资源丰富,林业用地总面积达75.5万亩,森林覆盖率达78.2%。近几年南芬区推行林权制度改革,实现分山到户,为林农大力发展林下经济创造有利条件。

本溪市南芬区林地资源丰富,林业用地总面积达75.5万亩,森林覆盖率达78.2%。近几年南芬区推行林权制度改革,实现分山到户,为…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