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服用抗生素的儿童成年后有出现肥胖的风险

儿童童年时期服用的抗生素可能激发肠道细菌的变化。这使儿童在将来更容易感染各种传染病、自身免疫性疾病、过敏和肥胖,来自明尼苏达大学的美国专家就此发出警告。

图片均来自网络

图片 1

金锋还指出,在我们不知道的情况下,其实,肠道微生物为我们做了十分重要的七件事。

科学家获得的研究成果可能成为制定使用抗生素的新建议的基础,最大限度的减少使用抗生素对人体健康带来的负面影响,并研究能够评估儿童肠道细菌发展的临床试验。

图片 2

改善你的情绪和心理健康

目前,金锋和他的团队把研究的重点放在了乳酸菌与精神类疾病,如自闭症、抑郁症的研究上,并得出了确切相关的研究成果。“如果你有精神方面的困扰,不妨试一试这个最安全的方法,动物的直接反应告诉我们,这个研究在今后解决身心健康问题方面会有重要的贡献。”

科学家在新的研究中发现了童年时期服用的抗生素成年后是如何影响疾病发展的。例如,使用抗生素过敏可能消除主要的有助于免疫细胞发育成熟的肠道细菌。与肥胖症有关的肠道细菌改变将引起影响新陈代谢的短链脂肪酸水平升高,而这是使用抗生素的原因。

越来越多的研究表明,中枢神经系统的病毒感染与许多慢性神经和精神疾病的发病有关。阿尔茨海默病、帕金森症和多发性硬化症在某种程度上都与中枢神经系统病毒感染有关。最近,发表在《eLife》杂志上的新研究描述了病毒感染、神经退行性疾病、肠道菌群和我们的免疫系统之间的新关联。研究表明,肠道微生物产生的某些代谢产物能够激活免疫细胞,摧毁大脑和神经系统中的有害病毒;肠道菌群紊乱可能导致中枢神经系统内病毒复制失控,从而导致神经病变加重。

肠道微生物的组成由于饮食、健康史、抗生素使用、地理位置甚至血统等因素而因人而异,它很容易受到饮食、化学药物、卫生和其他环境因素的影响。事实上,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抗生素和药物滥用、环境污染以及有毒的食物导致肠道菌群的破坏已经成为疾病发病率显著上升的主要原因。

△我们的身体内外表面,布满了各种各样的细菌。

科学家分析了数以百计的研究后发现了服用抗生素改变肠道细菌和儿童成年后感染疾病之间相互关系的有力证据。早期研究表明,使用抗生素可能对健康产生长期和短期的深远影响,同时破坏肠道微生物群的多样性和组成。

图片 3

对抗炎症和抑制致病细菌的生长

图片 4

图片 5

多发性硬化症是一种对神经细胞造成渐进性损害的疾病,当免疫系统攻击保护神经元的绝缘鞘时,就会出现这种疾病,慢慢导致瘫痪。在过去几十年里这种疾病变得越来越常见。大脑或脊髓中的病毒感染被认为是引发这种疾病的原因之一。一些科学家认为,我们饮食方式的改变、卫生条件的改善或抗生素使用的增加,可能会导致生活在人体内部有益细菌的有害变化,增加多发性硬化症和其它相关疾病的风险。

文本编译自:Modern Life Depletes Your Gut Microbes in a Number of
Different Ways。

每一个人都应该拥有一个健全的肠道,它是人最大的一个器官,这个器官到底有多大?如果把肠道每一片能负载微生物的表面都摊开,肠道的总面积差不多有一个网球场那么大。“肠道里负载了将近两公斤左右的微生物,这两公斤的微生物是可以帮助我们解决思维、智力、情感、认知能力的。”金锋说。

科学家分析了数以百计的研究后发现了服用抗生素改变肠道细菌和儿童成年后感染疾病之间相互关系的有力证据。早期研究表明,使用抗生素可能对健康产生长期和短期的深远影响,同时破坏肠道微生物群…

图片 6

例如,肠道细菌已被证明能够:

金锋写出了一本《乳酸菌革命》,由日本评言社出版发行。与此同时,金锋在日本的第一个产品Hyper
Lactum
乳酸菌胶囊上市。短短一年时间,仅专利费和原材料技术服务费就获得了100多万人民币的收入。从此他再也不用为科研经费一筹莫展。

童年服用抗生素的儿童成年后有出现肥胖的风险。现在我们知道,生活在我们肠道中的各种细菌似乎与我们的免疫系统有着根本的联系。肠道微生物可以指导调节性和炎症性免疫细胞的发育,帮助限制病毒在黏膜部位的复制。然而,肠道菌群在帮助抑制某些病毒感染的同时,也有研究表明似乎也能增强其它某些病毒的传染性。因此,在病毒感染过程中肠道菌群的贡献可能对每种病毒都是不同的,并且可能由感染的部位所决定。

加工食品对于肠道健康也有重大的影响。首先,加工食品往往含有一些转基因的成分,比如玉米果糖,许多研究表明玉米果糖比其它糖能够更大程度的促进代谢功能的紊乱。其次,加工食品中大量食品添加剂的使用也可能以许多不同的方式破坏肠道健康。

不过,他敏锐的科学感知能力和百折不回的性格正是他成功的关键所在。他的固执帮助他度过了所有难关。2006年,在国内对这个创新研究并不完全能够接受的时候,金锋再度赴日讲学,介绍人体和动物共生微生物对宿主身心健康的影响。尽管日本有益微生物的知识十分普及,但连续几年在日本动物养殖和人类实验的结果只打动了寥寥几个小公司,但至少金锋已经可以藉此继续开展乳酸菌的研发和应用。

上周,我们介绍过,抗生素可以显著破坏我们的肠道菌群,增强流感病毒感染的传播(参考:健康的肠道细菌可帮助抵御流感,滥用抗生素会增加病毒感染风险)。我们也知道,在肠道中,微生物群落可以帮助免疫系统对抗有害微生物。那么,肠道微生物是否在中枢神经系统中发挥同样的作用呢?它是否可以改变中枢神经系统对病毒的免疫反应,又是否会影响病毒导致的破坏程度呢?

有益微生物在我们的心理健康中也扮演着重要的角色,一些研究人员指出益生菌可能发挥与抗抑郁药物相同的作用。最近,荷兰莱顿脑与认知研究所的心理学家Laura
Steenbergen和Lorenza
Colzato研究发现,服用益生菌不低于4周能够减少抑郁性沉思。抑郁性沉思是指一些压抑性的想法反复或持续性的在脑海里萦绕,持久的沉思想法往往先于抑郁而发生,可预测抑郁的发作。虽然这只是初步的结果,但这些结果首次在临床上证明益生菌的摄入可能有助于减少消极的想法和悲伤的情绪。这一结果表明益生菌作为辅助或预防治疗抑郁症的潜在价值。

然而,大家并不了解,人类在进化过程中,正是在与细菌的共生共存中,才建立起了自己的肌体和共生细菌屏障。可以毫不夸张地说,人类的进化与生存离不开细菌。

中枢神经系统的病毒感染对免疫系统在控制和消灭入侵病原体方面提出了独特的挑战。中枢神经系统的常驻细胞通常是感染的目标,在诱导独特的促炎信号方面起着关键作用,这些信号的功能是吸引病毒特异性淋巴细胞进入中枢神经系统。因此,抗原特异性淋巴细胞浸润在从受感染的细胞中清除病毒的同时,应该尽可能的减少对宿主造成的长期损害。

图片 7

由此,他们发现微生物改变人类健康,健康又能改变人类行为,最后,人类的行为还能改变人类的命运。这是金锋发现乳酸菌最大的价值,也是他的研究在科学界引起震撼的原因。金锋关于乳酸菌与人类行为关系的发现和实验,为生理心理学研究开拓了一个全新的视角。这时候,几年前他在科普文章上写到的关于微生物和心情、自杀的关系才开始得到人们的重视。虽然早在100年前俄国的免疫学家、诺贝尔奖获得者梅契尼科夫博士就发现乳酸菌可能是一个重要的长寿因子,随后的100年以来,全世界对乳酸菌的钟情有增无减,然而,这并没有让长期服用的人免于各种疾病的困扰,糖尿病、癌症以及老年痴呆的发病率逐年上升。

为了了解这一点,研究人员观察了小鼠肝炎病毒的影响,这种病毒可以感染小鼠神经系统细胞,导致类似于多发性硬化症的症状,表现为瘫痪以及神经元保护层受损。

图片 8

第五,肠道微生物可以帮我们构成免疫屏障。有足够的肠道微生物时,不容易得各种各样的流感。其实,微生物就可以帮我们构成一个微生物屏障来代替口罩。

我们的身体携带有数以万亿计的细菌、真菌和病毒,形成了我们所熟知的微生物群落。这些微生物非但不会造成伤害,反而在许多方面有益于我们的健康。大多数共生微生物生活在我们的肠道中,越来越多的证据已经表明,肠道微生物可以影响我们的中枢神经系统的功能和发育。

益生菌也能缓解抑郁症的症状

微生物改变人类健康

肠道微生物通过激活中枢神经系统免疫细胞中的特定通路来保护受感染的小鼠免于瘫痪。肠道微生物发出的信号对于快速清除神经系统中的病毒、防止多发性硬化症等造成的损害至关重要。适当的微生物刺激对中枢神经系统的稳定发育和神经系统健康至关重要。抗生素通常被用于预防感染,然而越来越多的研究发现,不恰当的使用抗生素反而可能增加感染的风险。维持健康且多样化的肠道菌群是预防感染的关键,抗生素会破坏肠道菌群的健康,在服用抗生素以后,采取措施恢复健康的菌群也是十分有必要的。

使用青霉素超过五个疗程使糖尿病风险增加23%

金锋以及他的团队发现,如果正确地使用乳酸菌和使用特殊的乳酸菌,真的可以远离疾病。他们将自己团队发现的乳酸菌种子称作为NS乳酸菌。“我们的菌能够在今后抗生素滥用带来严重后果的时候,给人类提供一个新的、不依赖于抗生素的健康途径。”金锋说:“病毒和细菌都不能用杀来解决,只能学会与其共生。”他的思维和实践经时间的验证是正确的。

图片 9

优化肠道微生物可能是你能为你的身体健康所做的最重要的事情之一,好消息是,这并不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尽管这样,你仍需要采取一些积极的措施。为了优化你的肠道微生物,可以参考2月27日发表的《如何维持健康的肠道菌群》。

第三,肠道菌群可以抑制抗营养因子。很多食物的外壳都有很多种蛋白质,这是为了不让人或者动物去消化掉,它会让人或者动物过敏。比如吃核桃过敏,吃杏仁过敏,吃花生过敏,吃小麦麸皮过敏。这样的人很多。实际上的我们的肠道细菌越多,过敏就越少。

那么,肠道细菌是通过何种机制增强中枢神经系统中的小胶质细胞活性的呢?实验显示,一种特殊的免疫信号蛋白TLR4似乎是这一过程的关键。为了证实小胶质细胞活性可以通过来自肠道菌群的TLR4信号得到增强,研究人员将一种TLR4配体补充给受病毒感染、肠道菌群被破坏的小鼠。令人惊讶的是,这些小鼠的神经系统确实得到了保护,病毒对神经系统的损伤确实有所减轻。因此,小胶质细胞的稳态激活依赖于TLR4信号,小胶质细胞内TLR4信号的破坏会导致病毒引起的临床症状增加。肠道免疫刺激可以影响小胶质细胞功能,从而防止病毒感染后中枢神经系统的损伤。

科学家分析了生活在委内瑞拉南部偏远的亚马逊丛林的雅诺马马印第安人的一个原始部落居民的共生微生物,同时与美国人、接触了更多西方文化的委内瑞拉亚马逊Guahibo印第安人和非洲东南部马拉维乡下老百姓的微生物菌群进行了比较。结果,他们在雅诺马马印第安人的标本中发现了前所未有的细菌多样性。具体到各个部位,除了口腔细菌大致相当,粪便和皮肤标本中的细菌都比美国人多。雅诺马马印第安人粪便中的细菌种类也明显超过另外两个正在城市化的乡村中的居民。这表明,现代生活方式已经大大改变了人们的共生微生物。

金锋认为,微生物与我们共生一世。他解释道:“你吃进去的东西,如果微生物不接受,就会腹泻便秘,肠脑不高兴,心情也受影响。如果微生物合理利用你吃进去的东西,它们会提供最好的消化状态,让人不胖不瘦,不会营养过剩或不良,不会食物过敏或挑食偏食。微生物在帮助人类消化吸收食物营养的同时,会释放大量的神经性营养因子和神经递质,让人高兴、愉悦、积极、向上的感觉更多。比如肠道里产生全身所需的90%以上的五羟色胺、50%以上的多巴胺、伽马氨基丁酸等等,这些神经递质都是让人精神状态稳定,学习能力和记忆力提高的化学基础。”

总而言之,来自肠道微生物的信号足以启动中枢神经系统内的小胶质细胞,通过小胶质细胞的TLR4信号来帮助抑制病毒复制。由于抗生素的使用增加和卫生条件的改善,导致接触微生物的机会减少,这也被认为是导致一些神经系统疾病显著增加的原因之一。失去了来自肠道菌群的免疫刺激,导致中枢神经系统内病毒感染后病毒的复制失控,从而导致神经病变加重。因此,失去保护性的常驻微生物可能导致中枢神经系统功能障碍。

膳食纤维对健康的共生微生物的重要性

仅仅在几年前还无法相信的事实是:在我们的身体内外表面,布满了各种各样的细菌,重量竟达1.5到2公斤之多。它们不仅附着在鼻腔、肺等呼吸器官,甚至由口腔至肛门的消化器官、生殖道、内外耳道以及眼部都有它们的影子。它们的功能竟然是防止对人有害的细菌或病毒入侵。

小胶质细胞是中枢神经系统的免疫细胞,具有宿主防御和组织稳态的功能。尽管小胶质细胞位于中枢神经系统内,但是已经有研究表明它们受到肠道菌群的影响,宿主的肠道微生物持续控制中枢神经系统小胶质细胞的成熟和功能。有趣的是,在本研究中,与拥有健康肠道菌群健康小鼠相比,无菌小鼠和使用抗生素破坏肠道菌群的小鼠大脑中的小胶质细胞活性也较低。

产生维生素、氨基酸,吸收矿物质和清除毒素

金锋和他的研究团队发现,当给小动物吃了好的微生物以后,变化非常明显,行为发生和认知能力、记忆力都有很大改变。给抑郁的动物吃了西酞普兰等神经性药物后发现,确实能改变动物的抑郁样行为和焦虑样行为。但是,给动物吃了NS乳酸菌后,也能改变它的抑郁和焦虑状态。

研究人员比较了那些拥有健康肠道菌群的小鼠、无菌小鼠或抗生素清除肠道细菌的小鼠对这种病毒的反应。无菌小鼠或接受抗生素处理的小鼠对肝炎病毒的免疫反应明显减弱,无法清除病毒,最终表现出更严重的神经退化症状,包括瘫痪;而那些拥有正常肠道细菌的小鼠则能更好地抵御病毒。

使用青霉素两到五个疗程使糖尿病风险增加8%

金锋把在动物和人类身上的使用结果都做了十分详细的记录。他观察到,猪吃了乳酸菌后,心脏和肝脏都会明显缩小,符合动物健康的生理标准。金锋的乳酸菌改变人类健康状况,改变动物行为,帮助人们预防呼吸道传染病等等事实与他的着作《乳酸菌革命》一齐迅速在日本传播开来。

有趣的是,雅诺马马人的祖先在南美洲定居下来以后,世世代代都以狩猎和采集为生,完全与世隔绝,直到2009年被医学远征队发现才接触到外面的世界,他们也从未接触过抗生素,但是他们身上的细菌却含有对抗生素耐药的功能基因。这说明功能性抗生素耐药基因在不用抗生素的情况下也可以存在,似乎是人类正常菌群的一个特征。

在人体共生微生物研究中,有一位与众不同的科学家,他是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心理健康重点实验室、行为生物学研究室课题主持人金锋。

使用喹诺酮类抗生素两到五个疗程使糖尿病风险增加15%

精神类疾病的微生物疗法

图片 10

事实上,如果没有这个细菌保护层,恶性细菌的感染和繁殖可能随时威胁我们的生命健康。

随着世界各地的文化变得越来越西方化,我们肠道微生物的多样性逐渐降低。同时,免疫系统相关的慢性疾病的发病率也越来越高,比如过敏、克罗恩病、自身免疫性疾病和多发性硬化症等。目前还不是很清楚肠道微生物多样性的降低与疾病发病率的上升是否相关以及微生物多样性越高是否就意味着健康,也许现代的生活方式使我们失去了许多具有重要功能的细菌物种。

金锋和他的乳酸菌革命

……

第六,肠道微生物代表第二脑的角色。第二脑就是肠脑,如果肠脑状态不好,那我们整个人就都不好了。很多行为不一定来自于我们自身,很可能是来自于我们的肠道微生物。如果你特别想摔碗,特别想踹门,这可能不是你本意,很可能是你的肠道微生物有点儿乱了,导致你的精神状态不好。有暴力顷向或脾气特别大的人,都有很差的肠道微生物。

图片 11

第七,各种各样的心理疾病与肠道微生物直接有关。多动症、强迫症、孤独症、焦虑症,这些疾病都与肠道微生物紊乱或者减少有关,如果补充了好的肠道微生物,这些状态都可以纠正过来。

2015年发表在《Nature》杂志上的一项研究表明聚山梨醇酯80作为一种加工食品中常用的乳化剂能够改变肠道菌群组成,从而促进肥胖和炎性疾病的发生。该研究使用小鼠测试了两种常见的乳化剂(羧甲基纤维素和聚山梨醇酯80)对肠道微生物组成和代谢的影响,发现相对较低浓度的乳化剂就能导致肠道微生态系统的明显改变,并导致慢性炎症和代谢综合征的发生。这一结果也进一步表明宿主与微生物之间共生关系被打破导致的慢性炎症可以促进肥胖和代谢性疾病的发生。此外,研究也表明,乳化剂的广泛使用可能会增加肥胖和代谢综合征以及其它慢性炎症性疾病的发病率。

金锋提出,人类特殊体味包括口臭、汗臭、脚臭以及粪便臭都是微生物的原因,他坚决反对任何药物或手术方式来解决腋窝下不愉快气味的问题,他发明了使用特殊乳酸菌菌种饮料以及发酵液涂抹,抑制产臭气微生物,用口腔或皮肤安全微生物菌种替代方式解决气味问题。他还研究开发了乳酸菌的香皂和润肤保湿露。

因为方便,目前大多数研究都集中在研究肠道中的微生物,进而研究其对健康的深远影响。比如,就有研究表明重复使用抗生素会改变肠道菌群的组成,进而增加2型糖尿病的风险。通过对100万名英国人的健康大数据进行分析后发现,某些抗生素的使用(包括青霉素、头孢菌素、喹诺酮类和/或大环内酯类等)和糖尿病的发病率之间存在强烈的剂量依赖的相关性,即使我们把其它可能的因素都考虑在内,这种相关性依然存在。

就在SARS肆虐期间,一位朋友偶然说起自己曾经用从日本带回的乳酸菌治愈了呼吸道传染病。为了探究自己的疑惑,金锋博士竟然不顾传染危险,离开北京到广州SARS流行地区去研究猪的重症呼吸道传染病。在对猪群的重症病毒感染研究中,他注意到不仅益生菌能够防治家畜的病毒感染,更重要的是家畜食用了他开发的微生物之后,会有非常明显的行为改变。在其他同事都兴高采烈地关注养猪经济的时候,金锋却在思考,为什么猪群在有益微生物的环境里会有明显的行为改善?为此,他又对各种动物反复进行了对比研究,确认了他的发现是正确的。在动物实验过程中,金锋始终也在大量服用自己开发的乳酸菌,亲身体会微生物在自己身上的效果。

我们正在失去各种各样保护健康的肠道微生物

然而挫折还是一个接着一个。投资方一个接着一个撤股,在整个研发过程中,金锋曾经艰难到了把自己在国外留学期间的积蓄全部拿出来做科研的程度。

图片 12

“肠道微生物不仅能够阻止入侵者,保护我们的身体,甚至教会我们如何思考,如何行动。我们使用的抗生素,会把肠道微生物给去除了。”金锋说。

抗生素确实是影响我们保持健康的肠道微生物多样性的一大劲敌,还有许多其它因素也同样影响着我们肠道微生物的平衡。农药、加工食品、剖腹产和过度依赖于抗菌产品也使得我们的肠道微生物的多样性急剧下降。

在治疗肝炎中,他不提倡服药,而是大量服用乳酸菌,降低血液中的血氨浓度来保证肝脏正常;在治疗疱疹病毒感染时,大量服用乳酸菌来防止病毒进一步复制和扩散;在治疗幽门螺旋杆菌感染时,他同样不提倡使用大量抗生素,如果使用大量的有益微生物可以与幽门螺旋杆菌竞争生存空间和消化幽门螺旋杆菌的代谢物来降低它的危害;在癌症治疗中,化疗和放疗对消化道微生物的破坏会导致人体微生物失衡而降低治疗效果,服用大量的NS乳酸菌可以立即恢复消化道的微生物平衡,更加有效地强化疗效。

事实上,最近的另一项研究表明,过度清洁的卫生条件可能是一个比抗生素更大的破坏微生物多样性的因素。研究人员分析了巴布亚新几内亚的两个土著部落的共生微生物,这是世界上城市化水平最低的国家,许多居民仍保留着传统生活习惯,坚持以农业为基础的生活方式,但是他们与雅诺马马部落的居民不一样,他们也经常使用抗生素,但有趣的是,虽然大量使用抗生素,但是他们肠道中的微生物多样性仍然很高,在他们的肠道中发现了47个美国人群里没有的不同的细菌物种。这项研究的数据表明,缺乏卫生设施可能是巴布亚新几内亚的微生物多样性高的原因。西方社会过度清洁的环境卫生和个人卫生可能影响着肠道微生物的多样性。在巴布亚新几内亚,细菌更容易在人与人之间传播,因为当地没有排水系统和清洁的饮用水。清洁的饮用水是西方文化的重要成就之一,虽然这可以防止感染的传播,但也阻止了我们的共生微生物之间的交换。

第一,肠道细菌会互相交流。原来不能吃的东西,如果反复吃,肠道细菌会认识,慢慢的就能消化适应了。所以,对某些东西无法适应时,不一定要绕着走,可以慢慢地去接触她,让肠道菌群去认识它,适应它。

过度清洁的卫生条件可能比以前认为的更加伤害您的共生微生物

第二,肠道细菌可以提高骨密度。只要有足够的细菌,它们会帮助我们获得和吸收,所以并不需要额外的去补充,只要有足够的细菌就可以。

现代生活方式使您的有益微生物减少

2004年,当金锋开始尝试把自己的观点和观察到的结果与学者交流时却并不顺利。不过,金锋对学生们讲:“作为一个有良知的科学家,不应该为了坐稳自己的位置或者步入更高的职位而将精力放在发表纸上谈兵的论文上,而更应该为人类健康做一些实实在在的事情。”他觉得让市场和百姓认可与发表学术论文同等重要,甚至前者更为重要。他开始把自己的观察和体会写成深入浅出、通俗易懂的科普文章,投稿到了《牛顿科学世界》科普杂志,提出自杀可能跟微生物有关,人体微生物平衡失调可能导致各种退行性病变。

肠道菌群是您免疫系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在过去的几年里,研究表明肠道微生物,包括细菌。真菌甚至是病毒,在维持宿主机体功能中发挥着重要作用。

在现代社会,杀菌、抗菌成为生活的主流。从抗菌香皂毛巾牙刷到抗菌家具涂料,可以看出人们对细菌的恐惧和厌恶。

图片 13

我们知道,细菌不会进入大脑,也不直接左右动物大脑,而只作用于动物的肠道,通过肠道再作用于大脑,这个研究表明,比起用西西酞普兰类药物来说,用细菌治疗抑郁症的速度反而更快更稳定,而且,短暂停止喂食细菌也不会有特别大的改变和影响,而药物就不能停下来。据金锋介绍,这个研究结果,发表在美国的“神经科学”杂志上。现在许多精神疾病研究的科学家开始不再用药,而是通过用肠道微生物或好的益生菌来治疗心理疾病和提高智力。

另一项研究发现,缺乏膳食纤维的饮食习惯,将导致肠道细菌以我们的肠道黏膜为食,使肠道失去保护的屏障,从而诱发炎症,这可能促进或加剧一些疾病的发生,比如溃疡性结肠炎。因此,为了避免这种情况的发生,我们需要每天适量补充膳食纤维。肠道细菌代谢膳食纤维产生的短链脂肪酸也能够选择性的刺激调节性T细胞,这对于调节肠道炎症是至关重要的。调节性T细胞能够抑制其它免疫细胞的反应,包括那些促进炎症的免疫细胞。调节性T细胞也能够通过刺激肝脏和脂肪组织的氧化代谢预防和逆转代谢性疾病的发生。因此,膳食纤维可以通过促进有益微生物的生长,进而通过很多不同的途径促进机体健康。

从此,金锋建立的行为生物学研究室全体师生把研究目标定位在人类共生微生物上,并且几年来走遍蒙古高原去采集最好的微生物。更多的人使用了他的微生物制剂后,表现出的结果完全在他们团队的预期之内。

图片来自网络

第四,肠道细菌能够制造维生素。比如大肠杆菌能够帮我们制造大量的B族维生素,B族维生素可以帮助我们解决神经系统的修复作用,让皮肤变得更好。大肠杆菌减少时,有可能会缺乏B族维生素。

膳食纤维对于维持健康的共生微生物也很重要。肠道中的某些细菌专门负责发酵豆类、水果和蔬菜中的可溶性纤维,其发酵产物能够帮助滋养肠道的上皮细胞,同时一些发酵产物也有助于刺激免疫系统,从而防止哮喘和克罗恩病等炎症性疾病的发生。研究发现仅仅通过补充膳食纤维就能够使肠道微生物的组成发生改变。膳食纤维一直被认为是一个促进减肥的因素,其对肠道菌群的影响可能是发挥这一效果的关键机制。

使用喹诺酮类抗生素超过五个疗程使糖尿病风险增加37%

控制哮喘和减少过敏的风险

由于这些原因,建议多食用有机的、未经加工的食品以及传统的发酵食品和大量的膳食纤维。补充益生菌也能够帮助恢复健康平衡的肠道菌群,特别是当您使用了抗生素和/或食用了深加工食品的时候,因为抗生素和深加工食品往往会杀害您肠道中的有益细菌。

影响你的体重

雅诺马马印第安人的微生物多样性比美国人高约50%,比委内瑞拉亚马逊Guahibo印第安人和非洲东南部马拉维人高约30-40%,因为这两个地区的人群也开始了一些西方化的生活方式,比如居住在室内和使用抗生素。

聚山梨醇酯80和其它乳化剂对肠道菌群有不利的影响

最快和最容易的改善您的肠道健康的方法就是通过饮食。有益微生物通常以有益于身体健康的食物为食,反之亦然。比如说,糖就是那些容易导致酵母感染和鼻窦炎的真菌的首选食物来源;而那些富含益生菌的健康发酵食品则能够促进有益细菌的数量,从而阻止那些潜在的病原微生物的定植。

优化肠道微生物可能是最重要的疾病预防策略之一

网站地图xml地图